有关“陆羽终老竟陵”的文献综述

2018-12-28 20:05    来源: 童正祥 【字体:

  摘要:本文依据唐竟陵刺史周愿的《三感说》和趙璘的《因话录》,对照宋地理志《舆地纪胜》,以及佛学经典和当地存世方志,系统地阐述了“陆羽终老故里”的有关史料,并介绍了当代部份学者的观点,旨在提请方家进一步论证。

  关键词:陆羽 终老 竟陵 文献

  多年来,在陆羽和《茶经》研究领域,囿于获取历史资料的局限性,以及对

  时代背景考证、文字训诂与逻辑分析等方面的欠缺,导致了伪证和悖论的产生。例如,有关“陆羽卒地卒年”,即是一个并不复杂,但被先入为主观误导了的问题。为此,笔者依据多年搜集与研读之文献,将论及陆羽终老故里的史料,以及现代部份有代表性学者对这一问题的观点分述如下:

  一、古籍与方志的相关记载

  1.“三感说”里見遗物(1)

  唐竟陵刺史周愿,曾於贞元三年(787)至九年(793)与马总、陆羽在岭南节度观察使李复幕下任“从事”官。约于宪宗元和十一年(816)到任竟陵,写有《牧守竟陵因游西塔著三感说》,伤感上司李复离世,感恩其父李齐物守竟陵时的功绩,悼念同事陆羽。其中,追忆陆羽的文字如下所述:

  “愿频岁(2)与太子文学陆羽同佐公之幕,兄呼之。羽自传竟陵人,当时羽说竟陵风土之美,无出吾国。予今牧羽国,忆羽之言不诬矣。扶风公又悉於羽者也,代谓羽之出处,无宗祊之籍,始自赤子,洎乎冠岁,为竟陵苾蒭之所生活,老奉其教,如声闻辟支,以尊乎竺乾。”

  “圣人也羽字鸿渐,百氏之典学铺在手掌,天下贤士大夫半与之游。加以方口谔谔坐能谐谑,世无奈何文行如轲。所不至者,贵位而已矣。噫!我州之左,有覆釜之地,圆似顶状,中立塔庙,篁大如臂,碧笼遗影,盖鸿渐之本师像也。悲欤!似顶之地,楚篁绕塔。塔中之僧,羽事之僧;塔前之竹,羽种之竹。视天僧影泥破竹,枝筠老而羽亦终。予作楚牧,因来顶中道场,白日无羽香火,遐叹零落,衣摇楚风,其感三也。”“顶中道场白日无羽香火”说明二点1.这里是陆羽身前修法之处。(但不是指少年育养阶段);2,寺内有陆羽牌(神)位,应该有但没有人上香拜谒。

  这段文字可以看作是周愿对陆羽迟到的“悼词”。作者回忆了马总讲述过陆羽的身世,言其老年回归了故居;记述了陆羽的身世与才华;描述目睹陆羽“老奉其教”的遗物和终老之地的場境后,抒发了对友人的哀思。此时,距岭南分别愈二十年,离陆羽逝世十三年。

  2.“六羡歌”史显遗踪

  趙璘《因话录》(3)卷三商部下《陆鸿渐》,记载了“六羡歌”传世的口碑:“太子陆文学鸿渐名羽,其先不知何许人。竟陵龙兴(盖)寺僧,姓陆,于堤上得一初生儿,收育之,遂以陆为氏。......余幼年尚记识一复州老僧,是陆僧弟子。常讽其歌云:“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又有追感陆僧诗至多。”《全唐诗》卷三〇八辑录时,改“暮入台”为“暮登台”。原题为《歌》。题下原注:“太和中,复州有一老僧,云是陆僧弟子,常吟此歌。”   

  这篇记文介绍了陆羽随师姓陆的经历,回忆了幼年听僧人们传唱过“陆僧”的“歌”,足見流传甚广,妇孺皆知。 联系“太和中”与上下文意思 ,文中的“陆僧”显然不是智积,而可能是指老年陆羽。

  考“六羡歌”作於广州。《舆地纪胜》(4)卷七十六復州“陆子泉”条目注文:“……羽嗜茶得西湖中井泉以试茶。后於广州赋诗云:“千羡万羡西江水……”。又,南宋名臣郑刚中曾在景陵(5)提及此事:“鸿渐后宦游广中有诗云:不羡黄金盏,不羡白玉杯......”(6)郑诗写于1150年左右,在《舆地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