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天日的战国文明

2010-01-14 15:37    来源: 天门网 【字体:

  在对彭家山墓地发掘结束已近两个月,考古工作人员目前仍在对考古资料进行整理,力求破译其中的历史文化密码。

  发 现

  2007年1月25日上午,武荆高速公路天门皂市段的施工人员像往常一样,来到皂市镇鲁新村2组取土。就在取土时,施工人员突然发现所取的土出现异常——在黄土中夹杂有青色、黄色等土壤,而以前所取的土都是黄土。

  感到诧异的施工人员立即将这一异常现象报知工程部门。知情的工程部门负责人又将发现的情况报向市博物馆。

  市博物馆考古工作人员迅速赶到现场,进行实地查勘,确认这里有一座墓葬。

  这座墓葬位于皂市镇鲁新村2组方家大湾西北部,被当地人称为彭家山的地方,市博物馆将这一墓葬命名为彭家山墓地。

  一个我市重要的考古发现从此展开。在随后的抢救性发掘中,过程及结果令考古工作人员惊讶、惊喜。

  发 掘

  在确定为墓地后,市博物馆将此事上报至省和国家文物局。我市及郧县博物馆等9名考古工作人员随后对墓葬迅速展开抢救性发掘。

  发掘之初,考古工作人员对墓葬的开口、椁室的大小进行探勘。经勘测,墓葬为长方形土坑墓,墓长7.2米,宽5.2米。

  由于施工取土时已将墓上方的土堆几乎全部铲掉,考古人员没费多大力便清除了封土,椁室露出面貌。令考古工作人员遗憾的是,椁室出现了塌陷,覆盖在椁室上方的木头全部折断在室内。整个椁室为长方形,长为5米,宽3.2米。

  参与发掘的市博物馆副研究员周文说,看到塌陷的椁室后,紧张得喉咙发紧:室内的随葬器物会不会遭到毁灭性损坏?

  清 理

  当考古人员将覆盖椁室的断木一一移开后,发现因受塌陷之累,掩盖椁室的青膏泥全部淤入室里,椁室内只看到零星的随葬器物,其格局为一椁一棺并有头、偏两厢。在随后的发掘清理中,考古人员不得不穿上套靴,用小手铲如绣花一般,一点点将椁室内淤泥铲除。

  这时,令他们惊讶的事发生了:在椁室的北方,棺柩与头厢的结合部发现了一个长1.8米,宽1.4米的盗洞。考古人员的心一下子凉了,市博物馆馆长邓千武说:“在发现盗洞后,我们感到失望,担心室内的随葬器物全部被盗墓贼掳光。”

  继续的发掘清理,让现场考古人员的担心多余了。经过半月的发掘,考古人员从墓葬中共清理出铜器(含兵器)、陶器、玉器、漆木器共66件。其中铜器30件,陶器19件,玉器1件,其他为漆木器。玉、漆木器保存完好,铜器绝大部分也保存完好,但受塌陷及盗窃的影响,陶器却只有少量为原状。

  价 值

  “这是市内考古第一次发现战国贵族墓,也是首次出土战国时期的青铜器。”周文兴奋地说,“最有价值的就是出土了一套铜礼器”。

  在彭家山墓葬出土的文物中,铜器数量最多,有铜鼎、铜壶、铜敦,铜 (yí),包括兵器铜剑、铜矛、铜戈、铜箭簇等一批青铜器,其中不乏鼎、敦、壶成套的铜礼器。

  通过对出土器物及墓葬样式的分析,考古人员确定这是一座战国时期的墓葬,距今已有2200年至2300年的历史。“随葬器物,特别是铜器数量之多,可以确定墓主人为当时贵族。因为在那个时候,平民百姓的随葬品顶多为陶器。”周文说,“这仅是盗墓贼掳掠后的剩余部分。”

  与铜器相配,出土的陶器,同样为成套的陶鼎、陶豆、陶敦、陶壶、陶罐等。

  在漆木器中,考古人员发现有弓,木俎、虎座飞鸟等。令他们感到特别惊奇的是,在墓坑中还发现了2只木制骰子,与现在的骰子相比,其面同样为6面,但点数略有不同。考古人员称,这也是我市首次在战国墓中发现骰子,这对研究当时人们的生活有相当大的价值。

  谜 团(一)

  在椁室的核心棺柩处,考古人员发现,棺柩的盖板已侧翻在内。受盗墓影响,棺柩一头已被凿坏。经测量,棺柩残长2.2米,宽1米,高0.8米。棺柩木头已呈现碳化的黑色,但并未腐坏,上面还残存漆片。

  当棺柩盖板揭开后,墓主已为一幅零乱的骨架,头骨不翼而飞。考古人员在棺内发现仅有的1件称之为玉璧的玉器,玉璧呈圆形,直径3公分。在骨架的左手方,还发现了一把墓主人生前所戴的佩剑,剑为青铜剑,插在鞘内,全长约50公分。因保护文物的需要,这把剑并未抽出,它是否依然锋利不得而知。

  作为一处贵族墓,棺柩所葬之人为何没有头骨,为何仅有1件玉器?周文分析:“因为盗贼盗墓时,选择在棺柩与头厢的结合部,将棺内之人的头骨破坏了,这种可能性最大。这一盗洞距今已有许多年,盗贼盗墓时只选择了当时很有价值、易出手的玉器,甚至金银器皿,所以我们只发现了一件玉器。”

  谜 团(二)

  出土文物之精美,令考古人员激动不已。随着清理及资料整理的深入,更多的疑惑摆在他们面前。

  周文说:“在考证对战国时期天门这带历史、政治、经济最有价值的铜器中,共发现了4只鼎,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惊奇。因为战国时期的墓葬也几乎沿用周朝的礼制,当时天子下葬陪葬的有9鼎8簋(guǐ),大夫是7鼎6簋,鼎的数量一定要是单数,但是我们只发现了4只鼎。会不会与被盗有关呢?目前还不得而知。”

  “以此推断,墓主随葬的鼎应该是在5到7只,而这样的规格,在战国时期只有达到一个封国诸侯的级别才能享受,如果真的是封国的诸侯,棺柩内的人又会是谁呢?他(她)又会与天门的历史、文化有何牵连呢?”周文说,“这一系列谜还有待对资料的整理、考证,才有可能一步步解开。”

  据我市地名志记载,在距鲁新村不远的黄家店(现李场居委会),有赵家岭汉墓群,距黄家店7.1公里处有南齐竟陵王墓。虽然其年代在战国之后,它们会有某种联系吗?彭家山墓葬的主人是哪一家族的先祖,现今的后人又会在哪里呢?

  市博物馆馆长邓千武说,“目前彭家山墓葬的现场发掘已结束,我们正在对相关资料进行整理,出土文物已送到武汉,由省文物局专家进行鉴定,其级别将不日揭晓。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天门市人民政府  主办单位:天门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政府网站标识码:4290060001 鄂ICP备05005537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38号

  
移动门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