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邪神

2014-02-11 20:11    来源: 天门市人民政府网站 www.tianmen.gov.cn 【字体:

  内容提要

  朝代替换,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江汉平原天门地,地灵人杰,世乱邪神出。

  清人觊觑中原,触角初露。皇宫末落,鱼米之乡升紫瑞,术士败天机,雏龙夭折。

  徐苟三年幼无知,一再惹怒怒人,怒人怒极,心狠手辣,弄鬼引蛇,置徐苟三于死地。徐苟三仁厚心肠,以德极怨,反救怒人于命危。武赌文赌,不畏强横,连连闯出大祸,陆林大战,急智制魔。弄神睿智滑稽,喜惊真命天子,只识碎银,不识乾坤袋。睥睨宵小,戏耍有余,凶衙卒吃屎喊爹爹。年少志高,五小起事,怒反财主。斗才护匾,气死量狭小人,命案出逃。治泼皮、惩恶人,临危不惧,智慧无穷。救官船、入死牢,侠女芳心碎。河怪猖獗,为民除害,义薄云天,义河水长。停中诉情沉水死,三上险峰献大计,义旗高举,总领义军。智技较量乱芳心,生出枝节两恶战,无辜生命遭涂炭,哀嚎震山谷。杀官劫粮大谋略,不赦之罪反闯王,再入死牢房,轰轰烈烈一场。洞房救妻,九年荏柔,清清庵堂,无限玄机。桶天小才,胜过苟三,烈火冲天,尸首相藉,血流成河。

  概说

  《乱世邪神》取材于江汉平原天门地民间故事,讲述的是明未清初,随着闯王李自成领导的那场伟大的农民起义应运而生的,以徐苟三为代表的地方小人物的事情。

  徐苟三,聪睿、侠义、勇敢、幽默、活泼,框正去恶,戏强助弱。但,任你百千智,磨乱总随身。

  本书大故事套小故事,紧紧相扣,不呈裂痕。以纯朴的、地方味较浓的语言,述说令人信服的民间故事。笑话,让人开心捧腹。武打,惊心动魄。战争,恢宏壮烈。爱情,心馨神往,几欲置身。阴谋,愤然跳起,置书弃读。斗智较技,切莫复视。

  语言形式多样。歇后语、联对、欲语、“文明话”、“跳越时空话” 、

  稚言童语、聊天扯白语、皮影乡戏语,无不在恰当时幽它一默。

  人物塑造:一、注重时势造英雄。二、侠义智慧为首。三、最原始最本质的爱。四、让底层人物跳出来。五、干伟大事业的人,也是极平常的人,极平常的人,也做伟大的事。

  内容特点:一、最最平常的故事中,终于有了伟大的故事。二、轻松自若,突然吓你一下。三、笑、悲、叹,就是发生在你身边的事。忍俊不禁,跌脚溢泪,弃书再续,摸摸后脑,好象听过这么一段事。

    目        录

    一、术士说竹

    二、么姑赶狗

    三、雏龙夭折

    四、苟三出世

    五、赫赫名人

    六、触怒怒人

    七、怒人之怒

    八、怒哉难矣

    九、武赌绝招

    十、华丽女孩

    十一、秀才遇兵

    十二、死难兄弟

    十三、文赌绝招

    十四、陆林大战

    十五、新账老账

    十六、有客来也

    十七、反客为主

    十八、神物驴皮

    十九、大户人家

    二十、两戏衙卒

    二十一、戏撮姻缘

    二十二、巧结工钱

    二十三、智夺五牛

    二十四、痴婿过门

    二十五、学的本领

    二十六、少女情怀

    二十七、斗才护匾

    二十八、三个泼皮

    二十九、财主之智

    三十、恶有恶治

    三十一、怨之源头

    三十二、心狠手辣

    三十三、孽债之主

    三十四、五牛山庄

    三十五、侠女芳心

    三十六、众侠灭怪

    三十七、亭中诉情

    三十八、沉水之灾

    三十九、三毒齐身

    四十、死里脱身

    四十一、曾集行医

    四十二、险峰灵芝

    四十三、汉川起义

    四十四、总领五山

    四十五、寻找佳丽

    四十六、隐光草庐

    四十七、智技较量

    四十八、金蟾蜍案

    四十九、闺房考试

    五十、终于相会

    五十一、新婚之夜

    五十二、另生枝节

    五十三、胡家庄上

    五十四、一场恶战

    五十五、回马一枪

    五十六、小人肚肠

    五十七、龌龊行径

    五十八、杀官劫粮

    五十九、小谋大人

    六十、不赦之罪

    六十一、污秽伎俩

    六十二、逼反闯王

    六十三、戴罪领兵

    六十四、破公子军

    六十五、建腾龙军

    六十六、一家团圆

    六十七、又起波澜

    六十八、寻踪觅迹

    六十九、洞房救妻

    七十、终有音信

    七十一、歪理迭出

    七十二、捅天小才

    七十三、身陷囹圄

    七十四、智计脱身

    七十五、清清庵里

    七十六、重庆城中

    七十七、荏柔缛冗

    七十八、师太凡心

  一、术士说竹

  史记:明朝后期,统治集团内部矛盾重重,市民斗争不断暴发,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官吏竞贪,皇帝竞庸。世宗信道教,长期不予朝政,神宗吸鸦片,整天浑浑噩噩,熹宗深居宫中,以做木匠活为快乐,崇桢稍好,但明朝崩溃已是无可挽回。

  深夜,天黑沉沉的,皇宫大院,灯火全无,死一样寂静。鲁班居中,熹宗帝一手握斧,一手捏凿,横躺巨人脚上,鼾声微微。

  张天师躺在御制独脚圆床上,心血翻涌,耳畔千呼万唤,鬼泣魅沥,挥之不去,捂耳不绝。“啊呀”。张天师大叫一声,独脚床旋转斜倾,人滚落下床。

  张天师整衣入院,踏上法坛,仗剑使法。“哒哪哩嗽叭嗽,唿哄嘟轰呼轰。”站定罡位,仰观天象。“啊,不好”。张天师倒下法坛,人事不省。

  西南方千里之地,紫气冲天,祥云一朵,氤氲不散。

  张天师慢慢醒来,口中喏喏,“新天子,新天子,即将临世”。爬地而起,惊惊慌慌摸向鲁班居。

  “圣上,圣上,快醒醒,快醒醒,臣是张天师”。

  “嗯——唔,张天师?好,好也,孤这擎天巨人一定要做成,肚内机括让孤绞尽脑汁,快帮孤参研参研。”

  “圣上,圣上,大事不好。”

  “是的,是的,擎天巨人,大置布好,只差机括。”

  “圣上,是大事不好,天要塌下来了。”

  “莫慌,莫慌,孤的擎天巨人就要做成。”

  “圣上,圣上,……”。

  “别叫,别叫,什么时候看见天师这样急了。”

  “圣上,不好……”

  “当然不好,好,孤会让你代理吗。”

  “圣上,臣夜观天象,新天子即将临世,在西南方千里之外的荆襄地。”

  “真的吗?”

  “千真万确。”

  “哎呀,不好吧,孤是真天子,天师是代天子,孤的擎天巨人是救世天子,又要来个新天子,不好,不好,不太好。”

  “圣上,新天子一到,圣上的擎天巨人就要停工,鲁班居也住不成了。”

  “那还了得。去叫那新天子莫来趟浑水。”

  “遵旨。”

  张天师得到圣旨,带禁卫军千人,尚方宝剑一口,呼啸出城。

  按照阴阳八卦说,朝代替换,真命天子临世,都有征兆。明太祖洪武皇帝朱元璋由放牛娃夺得天下,当上皇帝,临世前,他出生地的上空,祥云缭绕,紫气冲天。当时,皇宫内一术士已看破天机,受命夭斩雏龙。由于洪水泛滥,术士及所带人马死于洪水之中,皇帝又派术士带领人马前去,半路上,这批人染上流行瘟疫而死,第三批术士人马在荒山野岭中被聚集的饥民所杀,等到第四批术士人马到达目的地时,朱元璋已是五岁的放牛娃。

  三伏天,烈日当顶,酷热无比,术士带着人马来到一个荒山坡上,一棵大树,遮天蔽日,荫盖一片,术士下马,大声吆喝:“下马,下马,树荫下休息片刻。”树荫下卧着一头大黑牛,大黑牛旁边仰面朝天躺着一个放牛娃,放牛娃双臂平展,双腿八字张开,脑袋下枕着一根竹根牛鞭。大黑牛和放牛娃占住树荫的中心位置,术士上前大声喝叫:“嘿,起。”大黑牛站起。“去”,术士一脚踢向放牛娃腰窝。放牛娃午觉睡得正熟,挨了重重一脚,打个滚,侧过身,头歪枕在平张的双臂间,双腿屈勾,屁股侧着压在竹鞭中间,鼾声微微。术士一脚没踢醒放牛娃,飞起第二脚,狠命踢去。“哞——哇”。大黑牛大叫一声,翘尾赶蝇,一牛尾重重地甩中术士的脸,术士恼羞成怒,仗剑砍向牛尾,大黑牛尾巴中剑,暴跳起来,“哞哞”大叫。放牛娃听到牛叫声,站起身,揉揉惺松的眼睛,似乎没看见身旁的众多人和没发现牛斗人的事一样,解开树上牛绳,牵牛几步,骑上牛背走了。

  术士身倚树身睡下,梦中突然大叫:“天子,天子。”一跃而起,带领人众就追,山山岭岭,高树矮草,哪有放牛娃的影儿。术士找不到放牛娃,心一横,见放牛娃就杀,大叫大喊,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人。一时间,方园百里,放牛娃绝迹,吓得大人也不敢放牛,耕牛肉食,田地更加荒芜。

  这放牛娃正是以后的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他仰天躺地时,头枕竹根鞭,正是一个“天”字,随术士一脚打个滚,曲躺压鞭,正是一个“子”字。可惜术士醒悟太迟,错过夭斩雏龙的机会。使朱元璋创下了大明二百七十六年的基业。轮回始转,现在又出现真龙天子之气。

  这次紫光冲天的地方,就在湖北省天门县境内,紫光地源隐在离县衙不远的倪家竹院内。倪家主人倪仁宏,四十多岁,略有家资,少年时,不安份守已,喜舞枪弄棒,没成什么气候,成年后,累累立志,要干一翻轰轰烈烈的大事,饱读诗书,深谙国事,指望金榜题名,报效国家。然而,机运不通,屡进不举,骚怨满腹。年过四旬,家资耗尽,文不文来武不武,高不成来低不就,概叹之余,雄心泯灭,百念俱恢,于是乎,“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过起陶令公的田园生活来。无菊采,无山见,就把一腔心血倾到后院满院的竹子上。晨起匀露,雨后松土,修枝去病,精心莳弄,满院三千多株竹子,千姿百态,虎虎生威。平静时,如玉立少女,大风一起,有千军万马厮杀声势。太阳未起,晨雾蒙蒙,倪仁宏在竹院莳弄一番,回到前堂,大门口,一个身材矮小、鼠头羊须的人,背背一个尖角斗笠,斗笠下斜插一把宝剑,满脸卷容,风尘赴赴,小心谨慎地在门口探着脑袋。“哦,是个赶路的术士,想讨口水喝”。倪仁宏正要张口答腔,突然大笑一声叫起来:“哈哈,我道是谁,原来却是一阵东南风,吹来了赵天师我的赵爷,稀客,稀客。”术士连忙拱手“倪兄,倪兄,星移斗转,已是十年不见”。倪仁宏连忙出门,拉住赵天师往屋里让。赵天师也不谦让,随倪仁宏进屋。倪仁宏放开赵天师的手“坐、请坐、请上坐,茶、看茶、看香茶。哦,对了,本府没有跑堂的,我去给你泡香茶。”倪仁宏泡好热腾腾的一壶茶,走进堂屋,兴冲冲的说:“地地道道的茶圣陆羽天门茶。”放下茶壶茶盅,抬眼一看,座位上不见赵天师,向屋外瞄瞄,也没人影,下意思一笑,“真是,混账,想到哪里去了,赵天师与我弟兄一场,会刚进门就不告而辞吗?”眼光在堂屋一转,通向后院的后门开着,赵天师站立后门口。倪仁宏连忙走过去,站在赵天师身后侧,“赵兄,看你满脸卷容,清十八九早的(方言:清早),你到这后竹院吃凉风来着,快到堂屋去呷一口陆公茶。”话说过半天,不见答应,倪仁宏上前一步,看看赵天师,呆了。赵天师瞧着竹院的竹子,目瞪口呆,脸上的肌肉直跳弹。二人呆恃一会,倪仁宏醒过神,拉拉赵天师的衣衫,小声说:“你怎么了?”赵天师僵僵的,没答话,倪仁宏伸出手,在赵天师眼前晃了两晃,还是没反映。“这赵兄是不是中邪了?”心念至此伸手往赵天师鼻间人中掐去。赵天师摇摇头,“哼”了一声,温怒道:“你,你干什么?掐人中,不是好耍的事情。”

  倪仁宏见赵天师仍是痴痴呆呆的,小声说:“你,你怎么了?”

  赵天师连连叹气,“嗳,天命如此,天命如此。”

  “什么天命地命,一大清早的,我又没请你给我排八字看风水,是谁踢翻了你的阴阳八卦葫芦?”

  赵天师连忙拉住倪仁宏,快步走到堂屋,关上大门,退到竹院,反掩后门,神秘地说:“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倪仁宏脸露几分惊疑,强挤一点笑容,“老兄呀,大清早的,太阳还没出来,神秘兮兮的,千万别装神弄鬼,倪某麻雀肠肚兔子胆,受不得惊吓的呀。”

  赵天师脸色凝重,“倪兄,千万别驴肠马肚了,癞蛤蟆蹦出井,见着大天了,快快正经些。”

  倪仁宏见赵天师一脸凝重,正正经经地回答说:“儿子,儿媳新婚不久,得闲睡几个早床,一时还不会起床。”

  “那就好,那就好。事该如此,我说与你知。你来看,这满院的竹子。”一阵大风,满院的竹子飒飒作响,随即好象千军万马厮杀一样。赵天师呆视一会儿,慢吞吞的说:“周而复始,新王现世,真龙天子降临,落在你这片竹院里。你看,这满院几千株竹子,就是新王征战夺天下的谋臣战将、铁甲亲兵。“

  倪仁宏初听此话,还以为赵天师在说疯话,待按赵天师的话一看竹子,与往日截然不同,一株株竹子就是一个个手持长矛、身着铠甲的武将,随风一吹,呐喊振天,耀马扬威,倪仁宏不由得呆了。

  赵天师待倪仁宏呆看多时,缓缓地说:“天机既已泄在你我身上,这是命中注定,由着事头,按我的道术推算,我免不了双眼失明,你免不了一个死字,你死后,要埋在这片竹林之中。然后,你的儿媳就会怀上龙种,真命天子就在孕育之中。罢了,罢了,再不能言,准备后事吧。”赵天师说完,眼前已是黑暗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扶着倪仁宏的身子,跌跌撞撞摸到堂屋。二人到堂屋坐下,倪仁宏胸中发闷,气喘吁吁,事情已然发生。倪仁宏拼着最后一点气力,把儿子儿媳叫起。“跪、跪下,两个都跪下,听、听我说,今天、早上我突然身着邪风,早晚就得死了。这、这是南湾的赵祥二赵伯,双目失明,是我、十几年前、拜的弟兄,你们要相敬如父,叫伯伯。我死后,一切听从伯伯的安排。”倪仁宏说着,一口气接不上来,眼一瞪,头一歪,一命归西。

  “爹,爹,爹呀,您怎么就死了呀?”

  “不要哭,不要嚎,不是哭的时候,听我的。”

  “我爹死了,不是哭的时候?听你的?”

  “是的。你爹临终前的话你没听进去吗?”

  “什么话?”

  “你爹死后,一切听从我安排。”

  “你安排?”

  “是的。眼下五个安排。一、不准哭啼,不准发丧,不准惊动左邻右舍。二、在竹院当中砍下九九八十一根竹子,襄成竹棺,在竹院正中葬下你爹。三、把黑狗黑鸡系在院墙上头,递喂食物。四、房屋门窗都蒙上黑布。五、新媳妇自今日起,黑衣罩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十二月。”

  “我不懂。”

  “懂也好,不懂也好,照着执行。你们看,我背后鞘中利剑。”“呼”的一声,利剑出鞘半尺,寒光闪闪。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鄂ICP备05005537 Copyright 2016 www.tianme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