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佐龙

2014-02-19 21:22    来源: 湖北省志人物志稿 【字体:

 

  刘佐龙(1874~1936),亦名万青,号汉三。天门多祥人。自幼读书,累试不第,乃弃文习武,投湖北新军,取名“佐龙”。因身材魁梧,通文墨,为协统黎元洪所赏识。先后被荐入武高等学堂,将弁学校,结业后在黎部任队官。兴国、大冶一带闹事,黎派刘带兵弹压,升管带。武昌起义,随黎元洪反正,升标统。黎为都督,以刘为都督府执事官兼禁卫军司令。驻防大军山时,曾计赚清军焦都督,获大量军械o

  1911年11月,刘部驻省垣以保武汉,鄂军整编,晋升为鄂军第四混成旅旅长。1913年12月,黎元洪受调进京,湖北落入北洋军阀之手,刘竭力依附,得以自存。刘部士兵,多为湖北农家子弟,尚能遵守军风纪,时论以为优于北军。王占元督鄂,贪财好货,克扣军饷,士兵不满,钟祥,沙洋,宜昌等地先后发生兵变。1921年夏,王接受刘佐龙建议,决定遣散老兵,招募新兵,以老兵薪饷为新兵的一倍多,既可获“裁兵”之名,又可收扩充实力之实。消息传山,老兵情绪激动,请求清发欠饷,另给思饷,始允遣散。王不允。于是第二师所属第六、七、八等团于6月7日(农历五月初二日)在武昌哗变,劫官库抢商家,奸抢烧杀,无所不为,时称武昌“五·二”兵变。王恐事态扩大,发给恩饷三月,佯许备专车送变兵携其所掳财物北返。车至孝感花园站,刘巳奉王占元密令率部一营及一机枪连伏击,变兵伤亡殆尽,所掳财物价值80余万元(一说400万元),尽为王占元所得。萧耀南任湖北督军后,刘任鄂军第二师师长,借武昌、宜昌兵变为名,授意武汉三镇人民,邀请其师驻防阳夏,以保安宁。1926年8月,北伐军进攻武昌,吴佩孚委刘为湖北省省长兼汉阳防守司令,率部防守汉阳及襄河一线。此时北伐军已派代表耿丹、龚培元等与刘部第八团团长严敬及刘弟炮兵团长刘鼎甲联系,劝刘阵前起义,并面交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邓演达的亲笔信,许以起义后给予一军辖三师的番号。刘遂于9月3日召集营以上军官举行会议,宣布阵前起义部署。5日10时,北伐军第八军第二师何健部开始进攻,刘佐龙命令刘鼎甲炮兵团,分别在怀善堂、河舶所、睛川阁、铁门关地区占领阵地,掉转炮口,猛轰龟山禹王宫北军高汝桐的指挥阵地,掩护何部进攻,并向汉口聋家墩吴佩孚总司令部开炮,迫使吴仓惶率卫队徒步急窜江岸坫,乘车北逃。 6日清晨,北伐军攻下龟山,万众欢腾。群众协力将刘鼎甲的大炮运上龟山阵地,以防北洋军反扑。晚间,刘部配合北伐军第二师,将北洋军靳云鹗守备部队(时称铁帽子或乌龟壳军)击溃,7日晨攻克汉口。时人有诗赞颂:“南国惊雷动地鸣,楚天风雨撼江城。将军一怒龟山定,三户亡秦信有征”。国民政府委刘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军军长及湖北政务委员会委员。1927年春,北伐军与孙传芳、张宗吕联军在安徽蚌埠展开大战,刘受蒋介石命派刘鼎甲率三旅之众前往参战。刘部多系乡邻子弟,作战英勇,挫敌克城,立功甚伟,却为桂系陶钧勾结共亲信沔阳人袁济安吞并,改编为第十九军,胡宗铎任军长,刘遂不满。 5月,武汉国民政府委耿丹为十五军副军长对刘克扣军饷,虐待士兵多所批评,刘疑忌滋生,乃以煽惑军心,勾结叛乱罪,将耿杀害。数日后,省方以违法擅杀副军长耿丹罪,将刘交省警卫团看管,后转押于唐生智第八军军郎,至胡宗铎、陶钧拥兵回鄂驱唐,刘始获释。所部陈克鉴、程汝怀两师,为胡、陶所并,改编为十八军,陶钧任军长。刘遂去汉门闩租界作寓公,晚年信佛,学看风水。1936年病逝。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鄂ICP备05005537 Copyright 2016 www.tianme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38号